咨询热线:0755-83554214

销售热线:13415391180

欧洲百姓账单破表富豪北极“挖矿”|全球高温“烤”验

  根据世界气象组织8月9日发布的最新报告,2022年7月已成为全球范围内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三个7月之一。

  美国、中国、韩国、日本、印度、法国、英国、德国、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国家都出现40℃以上极端高温,这些极端天气不仅仅只是数据,每个数字背后都是生活在地球上的无数普通人,他们经历了极端天气事件的严重影响。

  今年夏天为什么会这么热?当极端高温成为夏季常态,城市该如何降温?人类又该如何应对呢?

  “我的花费远远超过1000欧元。我为了降温花了2000多英镑。英国的夏天一般就20多摄氏度,今年超过35℃甚至40℃以上,而且这几年是一年比一年热。”她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往年来看,英国一般是7—8月夏季的时候比较热,一般英国人在那个时候都会去欧洲大陆度假,所以并不需要买空调。但今年不仅英国,整个欧洲6月就已经开始进入炙热状态,加上经济也不景气,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待在家里宅着。”

  Lisa给记者晒了自己的账单:购买及安装空调,花了税前2100英镑(约合1.71万元人民币),其中,空调机本身花了1000英镑,安装过程则花了1100英镑。

  有了空调续命后,Lisa全家的夏天的确凉爽多了。但另外一个问题接踵而至,电费账单将大幅度飙升。

  资料显示,英国的油价6月29日已达每升191.2便士,接近2英镑,这让老百姓的生活成本再一次飙升。

  “一辆典型的55升家用车加油费从一年前的72英镑涨到105英镑。我们现在为了控制生活成本,减少外出,减少娱乐,我认识的很多人都开始去食品银行(英国慈善机构)领免费的食物了,但是那里的食物开始大幅度减少。”Lisa表示。

  根据英国Carbon Brief网站发表的文章《英国能源账单为何飙升至历史新高》,英国家庭电、气费用将达到半个世纪以来最高水平。

  “1000欧元?你知道我每月的账单是多少吗?5500欧元!” Kris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的煤气费在过去 12个月里已经从每月 900欧元涨到每月 4200欧元,电费从去年的每月2000欧元涨到今年每月 5500欧元。

  “我每天都要像一个数学家一样,我不能再随心所欲地烤面包,我必须省电,同时一次烤完所有的食物,因为我不能让烤箱多次转动启动!” Kris抱怨。

  而在德国,Jan Dierickx今年7月也花了1000欧元更换了更加省电的LED照明,还安装了10块太阳能电池板,整个屋顶都将被覆盖。“我还囤积了木材打算冬天取暖,这样做就是希望我的账单会下降一点。” Jan Dierickx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德意志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由于天然气供应仍然紧张,德国家庭今冬可能会转用木材作为取暖来源。

  正当欧洲普通老百姓想着如何拼命节省能源开销的时候,一些超级富豪们则忙着在北极挖掘新的商机。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包括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金融媒体巨头布隆伯格、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等在内的亿万富翁们都看上了格陵兰岛可能蕴藏的丰富镍钴资源,在这些亿万富翁的资助下,美国技术公司寇伯金属(KoBold Metals)正在格陵兰岛寻找可用于制造电动汽车电池的稀有金属及矿物,比如镍和钴。

  寇伯金属表示,他们正在勘探的可能是世界上第一或第二大的镍和钴矿床,可能能够为1亿辆电动汽车提供动力。

  目前,覆盖世界第一大岛格陵兰岛的冰盖在加速融化,新闻显示北极地区的科学家们甚至穿着短袖短裤打起了冰上排球。随着气候变暖,冰盖减少、冰川加速融化,取道北极已不再是纸上谈兵。

  近年来,随着北极拥有的丰富自然资源和作为海上贸易通道的潜力被持续关注和挖掘,关于航道与资源争夺的经济活动也正变得前所未有的活跃。

  2016年北极上空掠影,如今越来越多冰雪融化。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8月22日,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发布了一项报告。他们通过对历史图像以及其他数据研究发现,如今瑞士的冰川与近一个世纪前形成了鲜明对比。在1931年至2016年期间,瑞士冰川的体积减少了一半。而在2016年至2021年的最近6年时间里,冰川消融速度进一步加快,体积又减少了12%。

  冰川学家克里斯托夫·迈尔表示,阿尔卑斯山有几座非常大的冰川可以存在较长一段时间,但阿尔卑斯山大部分冰川将在未来50年内消失。德国包括施尼弗纳冰川在内的德国多座冰川可能将在15年内消失。

  “高温已经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常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人类都要面临的共同话题就是气候危机。”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季风系统研究中心副主任魏科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2022年5月18日,世界气象组织发布了《2021年的世界气候状况报告》,宣布世界的平均气温已经比工业革命前高出1.11℃,全球正处在一个逐渐变暖的世界里。

  魏科表示,地球历史上导致气候异常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地球板块的运动,同时火山爆发,都会带来全球气候的异常,而现在全球气候变化是由于人类活动大量排放温室气体导致的。

  “国际科学界对全球变暖的研究,至少已经有40多年,从1990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发布第一个评估报告到现在也差不多30多年了,全球的温度越来越高,全球的极端高温热浪也越来越频繁,这基本上已经是全球气候学家的一个共识,无论从科学上还是从观测事实上,都没有异议。”魏科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但是,他指出目前一个最不能忽视的问题是全球变暖的速度在加快,而且已经到了能控制的临界点。西方科学家多项研究表明气候变化对极端天气的增压作用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根据迄今为止的经验,全球气温目前正在上升至少2.5℃的轨道上,这将带来更大的危机和破坏。

  “考察过去80万年全球二氧化碳含量的演变,我们会发现它在两个数值之间变化,最低没有低于170ppm(parts per million,百万分比浓度),最高没有超过300ppm,但是最近100年,人类活动已经迅速地把这一数值拉高到今天的420ppm以上。现在的速度应该是自然过程的100倍以上,甚至上千倍。”魏科说。

  根据IPCC 的最新报告,人类活动已经毋庸置疑地引发了全球气候危机;全球即将错失实现1.5℃或2℃升温控制目标的机会窗口;而产生影响的气候因子在全球所有地区不论时间还是空间变化上都在加剧。

  “所以我们在2022年看到气候灾害已经席卷全球,接连不断的各种极端天气事件已成为全球各国新闻的头条。更早之前,2019年底到2020初,澳大利亚发生的森林大火从太空中都可以辨识出来,绵延数月的野火造成了近30亿只动物死亡或流离失所。这些都是极端气候的显现。”魏科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我个人认为,我们现在不仅在公元2022年,也在气候危机纪元的第三年。” 魏科表示。

  200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保罗·克鲁岑提出了地球现在处于一个新时期——“人类世”的地质学概念,以区别于侏罗纪、白垩纪这些时期,凸显出人类活动对地球的影响。尽管对于这一时期的开始点在科学界还有分歧,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科学家的认可,魏科相信它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标准的科学概念。

  “我们正在面向一个未知,我们站在一个山顶上,知道前面一定有一个悬崖,但是不知道悬崖在哪儿,周围一片迷雾。科学家估算说,前面这个悬崖大概是在1.5℃的位置,这就是临界点的概念,假使升温继续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无法返回了。”魏科说。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对能源的需求肯定是会越来越多,如果我们还坚持用传统能源的话,就会让温度越来越高,然后我们需要更多的电力去应对高温,又会烧更多的传统能源。这会陷入一个死循环里面。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如果我们能够把新能源快速利用,让经济生活切换到新能源领域内,那么我们就能够打破死循环。”魏科表示。

上一篇:一提到俄罗斯为何老是绕不开哥萨克、鞑靼和蒙古人?
下一篇:有色金属行业之锡业股份研究报告:锡牛持续静待铟开

Copyright 华体会注册入口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08314741号-1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技术支持:华体会hth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