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755-83554214

销售热线:13415391180

一提到俄罗斯为何老是绕不开哥萨克、鞑靼和蒙古人?

  自后,乌克兰用尽全力,试图要剔除自己民族文化中的俄罗斯/苏联元素,俄语被禁用,甚至连卫国战争时代的“苏联英雄们”,也被刻意埋没,反倒“追认”了主动投靠纳粹的“苏奸”,斯捷潘·班德拉当了“国父”。

  当今乌克兰的班德拉塑像,一边是投靠纳粹的乌克兰伪政府旗帜; 一边是现代乌克兰国旗

  可尴尬的是,现代乌克兰人引以为傲的“哥萨克”,本身就绕不开其浓郁的俄罗斯元素,哥萨克有两大主干——一支是生活在乌克兰的扎波罗热哥萨克;另一支就是俄罗斯的顿河哥萨克。

  而乌克兰最早主动同俄罗斯合并的历史,则恰恰源于扎波罗热的哥萨克酋长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在1654年签订的《佩列亚斯拉夫协议》。

  协议签订后,他通过沙俄的协助,率领乌克兰哥萨克军团,终于把波兰人和罗马天主教会彻底清除出了乌克兰的大部分地区;而代价则是,宣布归顺沙俄帝国,效忠俄罗斯沙皇。

  在很久很久以后的1954年,为了纪念《佩列亚斯拉夫协议》签订,“俄乌合并300周年”,由赫鲁晓夫提议,克里米亚被当成庆祝“基辅罗斯兄弟团结一致”的礼物,从苏联加盟共和国俄罗斯手中转给了另一个加盟共和国~乌克兰——这也为2014年的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埋下了伏笔。

  再后来,到了1992年1月,苏联刚解体那会,一些乌克兰激进分子还重组了“乌克兰哥萨克委员会”,郑重其事地发布了一个“历史声明”——宣布自即日起,彻底解除自1654年以来,乌克兰对俄罗斯的从属关系。

  理由也很充分——当年我们老大,哥萨克酋长赫梅利尼茨基签的《佩列亚斯拉夫协议》,宣誓效忠的是沙皇,而如今沙皇已经挂掉了70多年,我们自然也没义务跟俄罗斯接着过了,咱们自此两清。

  然而,即便现代乌克兰人都愿意把崇尚自由、桀骜不驯的又特别能打的哥萨克,认作自己的祖先...但其实,哥萨克,并不是某种民族,而更像是聚居在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国境内的一群职业武士集团,也代表着一种文化和生活方式——平时他们从事农业,或者以渔猎和游牧为生,接到战争“订单”后,则会拿起武器玩命地冲锋陷阵。

  在中世纪后期的南俄-东欧大草原上,一些波兰人、立陶宛人、俄罗斯人、日耳曼人、突厥人、鞑靼人、蒙古人聚集在了这块各国势力的“边缘地带”。

  他们有的是自由人,有的是在逃囚犯或者农奴,甚至是土匪、强盗~ 诚实的劳动者和三教九流之辈混杂。

  在这些人眼里,没什么民族认同、宗教认同——只要咱们在一起生活、战场上砍杀过,那就是兄弟。

  而正如前面说的那样,根据部落划分,他们主要分成了两大哥萨克派系——乌克兰的扎波罗热哥萨克和俄罗斯的顿河哥萨克。

  作为一支强悍的军事力量,无论是来自乌克兰还是俄罗斯境内,沙俄军队中,都存在着大量成建制的哥萨克军团,为沙皇征战沙场。哥萨克人几乎参与了所有跟俄国人有关的大小战争。

  而且,在哥萨克的着装和服饰上,以及传统发式上,总能很容易地看到一些来自东方的影子。比如,下图这种乌克兰哥萨克人的小辫子,就带有鲜明的北亚游牧民族特色。列宾名画,《扎波罗热哥萨克给土耳其苏丹的回信》中的哥萨克人,也是这也的装扮。

  所以,哥萨克虽然不是一个民族,却诞生了一种多个民族融合的文化,其中就包括了下面要接着说的蒙古和鞑靼。

  历来,西方流传着一句谚语——“Scratch a Russian and find a Tatar.” ——“剥开一个俄国人的皮,就会看到皮下鞑靼人的血脉”。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蒙古人属于纯正的东亚黄种人,曾经是俄罗斯人和鞑靼人共同的“老板”,后来俄罗斯人把蒙古“老板”干掉后,又做了鞑靼人的“老板”。

  13世纪初,蒙古帝国入侵,基辅罗斯的后代——莫斯科大公国在抵抗了一阵子后发现实在是打不过,先后臣服于钦察汗国和金帐汗国,称臣纳贡两个多世纪,过得非常憋屈。

  1472年,丧偶多年的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迎娶了拜占庭帝国末代皇帝的侄女索菲娅·帕列奥罗格公主。

  扭转了“国运”的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这时的俄罗斯人,穿着仍带着鲜明的蒙古色彩

  索菲亚公主虽然是个“续弦”,但地位和影响却相当深远——在欧洲传统话语体系中,只有和罗马帝国扯上关系的后裔,才能自称皇帝(所以英国素来没有皇室,只有王室);那么,通过这段和东罗马帝国公主(虽然只是个亡国公主),莫斯科大公国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自诩为拜占庭帝国的“继承人”,开始把拜占庭的基督教奉为正统,即“东正教”,并号称莫斯科就是“第三个罗马”。

  他们的儿子伊凡四世即位后,因为拥有了源自母系的高贵的“东罗马血统”,他干脆把“莫斯科大公”,直接越级升为了“俄罗斯沙皇国”,自己做了第一位“沙皇”,即俄语里面“凯撒”(Caesar)的发音。

  紧接着,俄罗斯人犹如神力附体一般,三下五除二地就彻底“完结”了金帐汗国。

  当年,原本给蒙古人“打工”的鞑靼人,对新老板俄罗斯,也曾经表示过强烈不服,但均被无情,并且遭遇了“民族大换血”和强制斯拉夫化。

  特别要说明的是,这里的“鞑靼”,和咱们中国历史上,那个万历年间,被大明政府招安,兴建了呼和浩特市的蒙古部落,并不是一个概念。

  中国境内的鞑靼部落,跟另一支蒙古部落——“瓦剌”,并存于漠北草原,崇尚藏传佛教(教),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人群,是典型的黄种人;

  而臣服于蒙古人建立的金帐汗国的这个“鞑靼”,则是黄白混血的相貌,属于突厥系民族。

  作为生活在欧亚大陆过渡地区的民族,鞑靼人的长相和血统也很有过渡性,有的更东方化,也有金发碧眼的欧罗巴相貌。但从文化上来说,无论是偏东方或者西方,他们均为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人群,大部分都信仰教。

  比如,曾经被蒙古大军的屠城几乎绝了种的花剌子模,就是一个鞑靼人建立的政权。因为信仰教,咱们的古书里都称之为“国”。

  不过,很意外的是,到了金帐汗国的中后期,在长期的民族融合过程中,蒙古人也信仰了教,包括“大汗”在内的上层贵族,相貌越来越偏突厥——深眼窝、高鼻梁,卷曲的毛发....金帐汗国最终被“鞑靼化”。

  16世纪之前,鞑靼人建立的克里米亚汗国曾经对当时的莫斯科大公国进行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掠夺和屠杀,大量俄罗斯、乌克兰人被克里米亚鞑靼人绑架成奴隶贩卖到黑海对岸的奥斯曼帝国。

  这些悲惨的奴隶中,也有成功逆袭的“励志典范”,比如下图这位乌克兰出身的奥斯曼苏丹皇后,许蕾姆苏丹娜。

  她竟然让苏莱曼一世打破了传统祖制,主动和她结婚,并在公开场合同她高调的双出双入——苏丹后宫都是欧洲抢劫过来的女奴,即便生下继承人,也没有名分,除了许蕾姆苏丹娜外,没有第二人和苏丹有过正式的婚姻关系。

  土耳其剧《宏伟世纪》第一季中的许蕾姆苏丹娜,演员虽然是个土耳其人,但很有东欧美女的感觉,比较贴近原型

  在那段岁月中,蒙古人是老板,鞑靼人则属于蒙古老板的“打手”,特别是克里米亚汗国的鞑靼人,还认了另外一个老大——奥斯曼帝国,专职为土耳其的王公贵族们绑架斯拉夫奴隶, 特别是年轻的女奴。

  再往后,正如前面说的那样,到了俄罗斯人统治时代,“不安分”的鞑靼人大多被迫迁移到了帝国境内各地,越来越分散,并被持续的强制斯拉夫化。

  几个世纪下来,很多上层鞑靼贵族,几乎成了彻彻底底的俄罗斯人,虔诚的东正教徒。

  比如下图的费利克斯·尤苏波夫亲王。1916年12月,这位花样美男,与妻子伊琳娜公主(尼古拉二世沙皇唯一的亲侄女),以及沙皇的堂弟巴甫洛维奇大公联手,成功暗杀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夫妇的“精神导师”——“妖僧”拉斯普京。

  卫国战争爆发后,尤苏波夫拒绝同纳粹合作,顶着巨大压力,在沙俄流亡贵族圈子中发起了各种募集活动,自己也拿出大部分财产,积极向苏联捐赠财物和资金——即便当年的苏联,把他们都定义成了“反动旧贵族”和“人民公敌”,他留在国内的巨额家产也早被充公....

  尤苏波夫亲王和伊琳娜公主夫妇,亲王的相貌气质,已经很难看出鞑靼人的影子了

  最悲催的,当属曾经的克里米亚汗国,1783年,在第五次俄土战争后,俄罗斯占领了依附奥斯曼帝国的克里米亚汗国。

  之后,沙俄花了很大功夫,血腥了数次鞑靼人的暴乱后,又把当地的鞑靼人送去西伯利亚挖土豆,同时大量迁入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人。

  从20世纪起,此地的俄族人就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原住民鞑靼人则成了真正的“少数民族”。

  据2014年数据显示,鞑靼人占比仅为3.7%,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会说俄语。

  如今,鞑靼人比较集中居住的地区,是俄罗斯境内的一个省级行政单位——位于高加索地区的鞑靼斯坦自治共和国,其首府是前苏联工业重镇,喀山。

  如今,俄罗斯境内也分布着占比不高的蒙古人,他们有的是13世纪西征留在中西亚和东欧的蒙古人;

  有的18世未能东归的“土尔扈特部”的后人。几百年来,这支蒙古人繁衍在伏尔加河下游地区,为沙皇、苏军和现在的俄军四处征战,目前聚集于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对俄罗斯的国家认同感还是比较强的。

  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的蒙古人仍保持着最初的教信仰,日常交流都用俄语,只有念经时仍在用前清时代的蒙文。

  另外,就是图瓦人,这个跟近代大清国的不平等条约有关。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谢尔盖·库日戈达维奇大将,他爸就是图瓦的蒙古族。

  哥萨克人成分比较复杂,并非一个特定的民族,但同俄罗斯以及乌克兰人关系很密切,也不免带着鞑靼和蒙古元素。苏联建立后,哥萨克人大多被识别为俄罗斯族,类似于咱们中国客家人和汉人这样的关系;

  鞑靼人是突厥系民族,长相和血统也很有过渡性,如今大多都混入了斯拉夫血统;

  而当年的莫斯科大公国,则长期充当着蒙古汗国的代理征税人的角色,一旦收税不顺利就会被“暴揍”。

  不过,历史证明,蒙古人也确实教会了俄罗斯人很多很多东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为您介绍!2022年铬龙头股名单三分钟带你了解
下一篇:欧洲百姓账单破表富豪北极“挖矿”|全球高温“烤”验

Copyright 华体会注册入口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08314741号-1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技术支持:华体会hth体育app